.

怎麼說一個暑假下來團團和柿餅都看了有兩仨遍,心中那個湧動啊找不到出口,前世今生的感覺腦子里蕩來蕩去的.
先看的柿餅,那個時候還在學校,覺得好幸福刀口刀,大家就這樣下去'ALL袁隊!愛袁隊!袁隊LoveLove!'多好!在看團團,嘖,不帶虐人虐沒人形的,不過有收穫的是,團團的小說,這幾年我都沒再買過正版小說,都是借同學的來看,看過第一本,第二本還是遲遲不敢看下去(剛才手賤反倒差不多最後看了點文文飲彈的地方,我一定得跟你們說說!要不然就我自個兒難受),蘭曉龍敘事敘得好自然,搞得我很不自在,一件件流暢得來,打擊不打擊的,看書比看電視劇還沉重,還有點亢奮.

文文小媳婦真是好誒!老想娶個回家沒事調戲兩下子給爺樂樂刀口刀,忘不掉老媽看到我對這電視機臟耙兮兮的文文亂嚎說"這麼磕磣你也喜歡." 對著我錢包裡的藍喵喵"怎麼這麼大胸部,還以為是女的."(不是,媽你見過長這麼磕磣的女的么)

師座我已開始挺恨他的,熱血悲憤衝昏頭腦,一味的向前狼入虎口,可是他們在相互照看啊刀皿刀!腦子裡都是師座望著文文的背影的圖像,他很超脫,您永遠抓不著...刀口刀

然後是寒假的草稿本
照片 002 照片

想起了那段師座找張立憲要了煙因為煩啦的火柴滑不燃而咬的滿是牙印,最後給了文文文文滑燃了煩啦永遠滑不燃的火柴,遍嘲笑遍吸著滿是牙印的煙,全部人的驚訝隨煙霧飄散,文文收起了火柴.

高城是有錢人(滾)

2010.03.03 | | 留言(0) | LOVE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  | 主页 |  »